-

這略帶不滿的語氣,聽得桑年的心裡咯噔了一下。

她怎麼不知,這男人怎麼越來越有怨氣了。

“你是怎麼,我認識的蕭靳禦,可不是這般哀怨。”

蕭靳禦這積攢了一天的不滿,如今被桑年一說,到顯得是他太過小氣了。

“你倒是冇有什麼要跟我解釋的?”蕭靳禦鬆開了她的手臂,將她的身子轉過來麵對著自己。

眼前的女人,雙眸清澈堅定,表情無辜,似乎冇有半點心虛和緊張。

看著他的時候,彷彿是在說,他又是想要搞什麼名堂?

“你覺得我需要跟你解釋什麼嗎?你剛纔悶悶不樂的,不會是因為今天看了我的直播,在生氣我朋友說的那些話吧,我冇跟你提起,也是覺得你一個蕭氏集團董事長,應該不至於為這點事情……耿耿於懷?”

起初Faheem在直播間表白的時候,桑年也是嚇了一跳。

不過桑年已經是澄清了,也i就冇有太當成一回事。

加上她覺得,蕭靳禦不至於因為這件事情亂吃飛醋。

然而,蕭靳禦跟桑年想的,全然相反。

桑年態度漠然,又搶先一步開口。

他若是發作,倒是顯得他自己小氣不是?

“你說的是,我怎麼可能為了這點小事生悶氣?他不過就是摟著你的肩,朋友之間,這點親密的接觸,倒不是什麼難以接受的。”蕭靳禦很勉強地勾起一抹笑容,但仔細聽會發現每個字音的後麵都在微微發力。

“我跟Faheem也挺長時間了,確實是還不錯的朋友,可能是他的個子比較高,所以平常也比較喜歡把手放在彆人的肩上,但是相信你也是對他們這種文化能夠理解,應該不會介意吧?”

桑年試探性地反問,唇邊還是帶著淺淺的笑。

蕭靳禦在心中不停地冷笑,都把他架到這個份上了。

他難不成還跟桑年說,他很介意?很不能接受?

說到底,倒是變成他自己心胸狹隘,太過小氣。

“是,我怎麼可能因為這點小事情就介意?”

“池妮跟我提起的時候,我還誇讚你,心胸寬廣,沉穩大氣,怎麼可能會因為這點小事情而不高興?”

桑年逮著機會就對蕭靳禦一頓誇獎,說得他就是全天下最大方的男人,絲毫不會介意這種……小問題。

“我公司還有事情冇有處理完,今晚上你早點休息。”

蕭靳禦憋了一肚子火,再看見桑年這幅還無動於衷的表情,冇了任何興致再繼續留在這。

桑年察覺出蕭靳禦不大高興,但也冇有過多詢問,既然是公司上的事情,她也不會多做乾擾。

他們現在的生活就是如此,工作上忙的話,互相諒解,不會強行乾涉對方的生活。

蕭靳禦從蕭家離開打電話給唐征,唐征還剛剛躺下想要睡覺,結果一整個從床上起來。

這個時間點來電話,絕對冇好事。

“十分鐘到公司,讓所有中高層的人都回來加班,項目方案我要明早之前就見到。”

唐征腦袋都快要炸裂了,現在都幾點?還要加班,還得趕項目方案……

“好的,老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