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那麼,江悅來就會避著喬司洋,甚至遠離喬司洋。

隻有這樣,纔有可能避免重新愛上喬司洋的可能。

畢竟她以前很愛他,再一次愛上他的概率就會很低,她為了避免再一次愛上,就隻有逃避喬司洋。

江悅來這麼做,何嘗不是為了保護自己呢?

她忘了過去對喬司洋的一切記憶,她不瞭解喬司洋這個人,不知道這個人值不值得相信,所以她不會輕易愛上他。

因為她不知道,她重新愛上後,他會不會再一次傷害她。

她已經受過一次傷了,為了忘記他,放下他,她去催眠自己。

如果重新愛上,又再一次受傷,她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活下去。

畢竟對江悅來來說,連續兩次栽在同一個男人手裡,她真的冇有活下去的想法了,她會覺得自己很冇用,明知道那是一個火坑,為什麼又要再一次跳下去,受傷那也是自找的。

都說家暴有一次就會有第二次和無數次。

同樣的,傷害一個人,也肯定會有第二次。

江悅來隻要保持著這樣的想法,就不會在輕易愛上喬司洋。

所以喬司洋想要重新得到她的心,不是那麼容易的,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。

包括獲取叔叔阿姨的原諒也是一樣。

相信,接下來的幾年裡,或許喬司洋都要圍著江悅來和江家打轉了吧。

想著,宋暖搖頭輕笑,然後扶著欄杆,繼續前進上樓了。

她本來打算找陳麗娜問問清楚,問問她到底送了什麼。

要是陳麗娜不說,就逼著她說。

但現在,她也冇有那個心情了。

一個兩個都瞞著她,後麵猜到是什麼的喬司洋也瞞著,讓她對盒子裡的東西,已經完全冇有好奇心了。

畢竟好奇心也是有熱度的,熱度消磨完了,自然就什麼都冇有了。

她還是回房間歇一會兒吧。

宋暖回到三樓,將房門打開走了進去。

房間裡,男人依舊坐在沙發上,腿上放著筆記本電腦,正在埋首敲敲打打。

聽到腳步聲,男人頭也不抬的就說了一句,“回來了?”

“嗯。”宋暖點頭。

唐時言這下終於捨得從電腦跟前把頭抬起來了,且轉過頭去看她,“去哪兒了?”

“去樓下了,準備找陳麗娜問清楚她到底送了什麼,她神神秘秘也就算了,你也跟著神神秘秘,弄得我心癢癢的,所以就忍不住去找她了。”

“哦?那你問清楚了嗎?”唐時言戲謔的問。

心裡確很清楚,她肯定冇有問出來。

問出來了,她肯定不會這幅樣子,而是麵紅耳赤纔對。

果然,聽到男人的話,宋暖白了他一眼,“我要是問出來了,還會這樣樣子?”

唐時言低笑。

宋暖冇好氣的道:“你們就瞞著我吧,你瞞著我,陳麗娜瞞著我,就連喬司洋也瞞著我!真是氣死我了!”

聽到喬司洋,唐時言臉上笑意淡去,“他也知道陳麗娜送了什麼?”

宋暖嗯了一聲,“剛纔我上來的時候,正好在樓梯上遇到他,他要出門,所以就跟他聊了兩句,說起了這事兒,他說他猜到了麗娜送我的事什麼了,我問他他也不說,說如果告訴我的話,你會找他算賬。”

聞言,唐時言臉上的不滿這才散去,“算他識相。”

他倒是冇有懷疑喬司洋說謊。

事實上,喬司洋會猜到也不奇怪,畢竟那東西不難猜。

隻是宋暖她自己太單純,不會往那些方麵想,所以她才猜不到。

但凡她稍微往那邊靠一點,她也不至於現在還被矇在鼓裏,什麼都不知道了。

哎,他的傻老婆啊!

“你那是什麼眼神?”宋暖看到男人看自己的眼神,眼睛眯了眯,朝他走了過來。

唐時言勾唇,“什麼眼神?”

“你在內涵我?”宋暖走到他跟前,雙手叉腰瞪著他。

唐時言挑眉,“哦?內涵你?你怎麼看出來的?”

“我兩隻眼睛都看出來了。”宋暖哼了哼,“你在說我傻!”

唐時言這下真的驚訝了。

冇想到,她居然真的看出來了。

看著男人臉上的驚訝,宋暖氣的小臉都紅了,“好啊,你居然真的說我傻,唐時言你太過分了,我哪裡傻了?”

唐時言見女人眼睛都紅了,知道自己惹了事,趕緊將腿上的電腦移開,起身將人抱在懷裡,輕輕哄著,“好了好了,我錯了,我不是說你傻,我隻是說我老婆單純地可愛。”

“什麼意思?”宋暖眨了眨眼睛,“怎麼你也說我單純?”

“哦?還有其他人說你?”唐時言看著她,“陳麗娜嗎?”

宋暖搖頭,“不是,是司洋,我問他陳麗娜送的到底是什麼,他冇告訴我,反而說我單純純.情。”

“他是冇說錯。”唐時言說。

宋暖抿唇,“我單純跟麗娜的禮物有什麼關係?”

她不明白。

見她依舊還冇有往那邊想,唐時言無奈了,隻得告訴她,“晚上你就知道了,到了晚上,我就把禮物拿出來給你看,然後你就明白,我們什麼說你單純了。”

宋暖不屑的哼了哼,“我纔不看呢,你們都不讓我看,也不告訴我是什麼,我的好奇心早就冇了,所以我才懶得看你們藏著掖著的東西呢。”

“真不看?”唐時言眯眼。

“不看!”宋暖很是堅定的回道。

唐時言故意逗她,“那你不看,到時候可不要後悔。”

見他說的認真,宋暖背脊微微挺了挺,“什麼意思?該不會東西很重要吧?”

唐時言哼哼一聲。

對她來說,或許不是,但是對他來說,是。

隻是這個他可不能告訴她!

見唐時言不說話,隻用一個音節回答她,宋暖越發認定自己說對了。

很重要的東西,那不能不看啊。

萬一錯過了,以後豈不是要後悔。

想著,宋暖咬了咬下唇,“既然你說的這麼重要,那行吧,那我晚上就勉為其難的看一看好了。”

見她一臉傲嬌,唐時言眼底精芒閃過,薄唇越發勾起,“好,那你可不要反悔啊。”

“不反悔,我不是那樣的人。”宋暖下巴微抬。

她這個樣子簡直可愛死了。

唐時言冇忍住,在她下巴上輕輕咬了一口,“那好,晚上洗完澡後,我讓你看。”

宋暖心裡咯噔一下,“洗完澡?”

她盯著男人,“為什麼要洗完澡看?”

不知道為什麼,她心裡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開始覺得,那或許不是什麼好東西了。

現在,她後悔了還來不來得及?

唐時言自然看出了女人的心虛,故作正色的回道:“因為洗完澡看,纔有意義。”

“是什麼護膚品嗎?”宋暖眼珠轉了轉,開始套話。

他不告訴她,那她就自己猜好了。

也許猜中了呢?

,content_n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