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顧嫿不高興,秦禦白也不會高興。

她讓他處理,他手段更簡單,直接以秦氏的名義讓外界斷掉和郭氏的項目合作。

雖然秦氏不是雲城大家族,但是捏殺郭總這樣的小公司冇有什麼任何的難度。

不到半天的時間,郭總收到一堆的公司電話。

每個電話的內容差不多,他們寧願賠錢,也不願意繼續合作下去。

等到傍晚,郭總電話接到雙腿發軟,全身無力。

他開公司這麼長時間,冇有遇到這種情況。

範小姐聽到這事情,也趕過來。

看到女友,郭總的臉色緩和許多。

“現在是中斷合作,到明天公司該關門了。”

冇有人和他們合作,他們的生意中斷,訂給客戶的產品生產不出,又得賠一大筆的錢。

“有人在針對你。”範小姐說道,“回去問問我爸。”

“嗯!”有這句話郭總來了底氣,他站起身子摟著女友在懷裡。

從底層往上,最好的途徑是攀上大家族的千金。

他很清楚自己的目的,這些年也努力扮演好癡情男友的角色。

對顧嫿動的那點心思也不敢擺在明麵。

“這陣風波過後,我們結婚吧。”郭總又說道,今天的事情讓他更明白,婚事不能再拖。

結婚後才能更好地靠著範氏。

等公司做大了,才能完全獨立出去。

還好,顧嫿拒絕了他,不然他起了異心被範家知道,他們不會幫自己。

範小姐帶著郭總回範家,剛進門就被告知有客人在。

範小姐冇有在意,兩個人到正廳門口,聽到裡麵的說話聲很熟悉。

“爸。”範小姐等不急客人走,她進去打斷範父他們的聊天,“我有點事情想找你談談。”

範父看著女兒和郭總回來,冇給好臉色,但當著貴客的麵,忍著。

“過來,我同你介紹下。”

範父示意範小姐他們進去,“這是秦氏的顧嫿小姐和她的丈夫——沈禹。”

“顧嫿”那兩個字落下,範小姐和郭總的臉色頓時變了。

他們以為這顧嫿和自己認識的不是一個,轉身一看,真是顧嫿,更懵了。

“豐城秦氏?”範小姐試探道。

如果隻是秦氏普通的職工,她父親不會親自招待。

“自然是豐城秦氏。”範父不悅女兒的問題,“顧嫿小姐是秦氏新任總裁。”

話音落下,郭總臉上完全冇了笑意。

範小姐更震驚。

顧嫿接任秦氏總裁,冇有在新聞上大肆報道。

她當時隻想把秦氏還回去,後麵又為躲秦禦白跑回雲城,雲城這邊冇什麼人知道她纔是秦氏的最大股東。

“爸!”範小姐低聲問道,“秦氏不是秦大先生做主,怎麼是她?”

他們範家前段時間還去豐城同秦大先生吃過飯。

“秦家已經冇有秦大先生。”範父更加不高興,覺得女兒冇有眼力。

“顧小姐不僅是秦氏的總裁,也是陸夫人的親姐姐。”

九城裡,兩家同顧嫿有關係,範父聽到她上門拜訪,不得不重視。

要知道,這是同豐城秦氏合作的一個機會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