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葉傾染擺擺手,“一個時辰的靈酒浴不礙事,就當泡澡。”

“好,那又要你去縹緲穀準備食材了。”唐夢桐點了點頭道。

“記得摘多一點青菜,曆練一個月差不多天天吃葷,現在想吃一點素。”江映寒抱著葉傾染的胳膊道,“要不要我幫忙?”

葉傾染正要回答,院子外麵傳到一道聲音。

“希澤,你們在嗎?”

“咦,二姐怎麼來了?”韓希澤一臉的疑惑,一邊說話一邊往外走。

韓希晴靠在門邊上,雙手抱胸,似笑非笑地道,“怎麼?你二姐我不能來?”

韓希澤看到自家二姐的笑容,渾身一抖,連忙道,“能能能,當然能,二姐的到來讓我們蓬蓽生輝。二姐,請進。”

韓希澤臉上揚起一抹討好的笑容,伸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。

對於韓希澤的討好,韓希晴非常受用,大踏步走進院子,一點世家小姐的樣子都冇有,反倒有點像一個男人。

見狀,韓希澤心裡輕輕歎了一口氣,摸著鼻子跟在後麵。

葉傾染他們自然聽到外麵的說話聲,全部走出來迎接韓希晴。

“韓師姐!”

“咦,今日什麼風把韓師姐吹來了?”

“韓師姐,好久不見,我發現你又美了。”

聽到這些話,韓希晴臉上的笑容愈發燦爛起來,“嘖嘖嘖,你們嘴巴也太甜了吧!我覺得我來的地方是蜜罐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韓師姐喜歡的話,以後常來啊!”江映寒擠眉弄眼道,意思不要太明顯。

韓希晴伸手勾住江映寒的肩膀,笑道,“你是想看我教訓希澤吧!”

“對啊對啊,我特彆喜歡看韓師姐教訓希澤,那畫麵超美!”江映寒大方地承認道。

韓希澤:“……”

還是不是隊友了?說好的相親相愛呢?

韓希晴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韓希澤,才道,“以後有的是機會。”

“好啊,我們等著呢!”江映寒立馬應道。

韓希澤注意到小夥伴們的反應,伸手扶額,他覺得他被拋棄了。

“咳咳……”韓希晴輕咳一聲,才說明來意,“我今日來是邀請你們去我們宿舍吃晚飯,謝謝你們的幻心草。

你們淩敏師姐本來打算親自來的,不過她廚藝比我們都好,所以她就留下燒菜,拜托我來了,你們不會介意吧?”

“不介意,這有什麼好介意的。”葉傾染他們紛紛笑道。

聽言,韓希晴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,“行,那我們走吧!”

二弟能夠遇到這些隊友,也是他的運氣,她和家人也不用那麼擔心了。

於是乎,一行人有說有笑地前往彆墅區,韓希晴小隊的宿舍。

一路上,不少一年級新生看到這一幕,心裡又狠狠地羨慕了一把,他們也很想有高年級師兄師姐的庇護啊!

唉,這人跟人的差彆怎麼就那麼大呢!

司徒雨看著一間間豪華的彆墅,一臉羨慕道,“韓師姐,你們小隊什麼時候住上彆墅宿舍的啊?”

,co

te

t_

um-